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微信 >> 内容

武则天的“男人”那么多,凭什么他是唯一蓝颜知己?

时间:2018-9-18 16:29:04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都说古代是男权社会,然而,狄仁杰常常觉得自己活在一个女权时代。不信你看,女皇武则天以及她的女儿太平公主、首席秘书上官婉儿、儿媳妇韦氏,哪一个都不是“省油的灯”!在这个女权时代,纯爷们如何才能受重用?方...
都说古代是男权社会,然而,狄仁杰常常觉得自己活在一个女权时代。

不信你看,女皇武则天以及她的女儿太平公主、首席秘书上官婉儿、儿媳妇韦氏,哪一个都不是“省油的灯”!

在这个女权时代,纯爷们如何才能受重用?

方法有许多。

可以做女皇武则天的男宠,比如二张兄弟。(张昌宗、张易之)

也可以做一个酷吏,成天告密,比如索元礼、周兴、来俊臣等。

还可以做宫廷诗人,写几句马屁诗就能升官发财,比如宋之问。

狄仁杰呢?他想做英雄。英雄不走寻常路,当然更不会走歧路。

狄仁杰走的是正儿八经的科举之路。

狄仁杰小时候读书很用功。有次家里闹命案,县吏上门盘问。大家都去凑热闹,唯独狄仁杰自顾自地看书。县吏见状,好奇地问:“小朋友,你怎么不去汇报情况?”

狄仁杰人小口气大:“我正同书中的圣贤神交,那有空理你们这些俗吏?”(黄卷中方与圣贤对,何暇偶俗吏语耶?)

凭着这股学习冲劲,28岁那年,狄仁杰一举考中明经。

有谚云:三十老明经,五十少进士。这意思是,30岁考上明经,已算晚矣;50岁考中进士,犹未迟也。

没关系,狄仁杰考试能力还可以,但绝对称不上学霸。

不过,事实往往证明,工作经验远比一纸文凭更重要。

明经及第后,狄仁杰的第一份工作是汴州判佐,相当于汴州刺史(最高长官)的行政文秘。

狄仁杰赴任之后,卷起袖子加油干。

职场上难免遇人不淑,狄仁杰就遇到了小人,遭到诬告。

在当时,朝廷每隔几年就会派京官到地方上考察官员。这种起到监察作用的京官,有个特殊称谓——黜陟使(chùzhìshǐ)。

这一年,黜陟使是工部尚书阎立本。

阎立本不仅是大官,还是大画家,其代表作《步辇图》如今还在故宫博物院高悬着呢。阎立本也是建筑设计师,一手设计了大明宫。

多亏小人的诬告,让阎立本盯紧了狄仁杰。

这一盯,阎立本发现狄仁杰压根不存在什么枉法问题!而且是个人才!

回京以后,阎立本向唐高宗汇报工作,赞狄仁杰是“沧海遗珠”。

这样的人才,朝廷得使劲用啊!狄仁杰遂受命为并州法曹参军。

并州是“龙兴之所”,当年唐高祖李渊起兵于此。

并州也是狄仁杰的老家。当他路过并登临太行山时,看到山腰飘过一朵云,视线模糊了:“吾亲所居,在此云下。”

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狄仁杰不仅对至亲孝顺,对朋友的父母也关怀备至。

比如有一次,朝廷采购马匹,出塞买马的重任落到了并州兵曹参军郑崇质的头上。

而郑崇质有个年逾80岁的母亲,瘫痪了。倘若郑崇质出塞,谁来照顾?

狄仁杰就对郑崇质说:“你家老母身患重病,怎忍心让她拖着病躯的同时,还要牵挂塞外的儿子呢?”

然后,狄仁杰又对直属领导蔺仁基提要求,表示自己愿意代替郑崇质出塞买马。

“怀英(狄仁杰字),此去路遥遥,途中强盗出没,你可考虑清楚了。”

但狄仁杰表示自己就是要体验“大漠孤烟、长河落日”的塞外风光,坚持要去。蔺仁基拗不过他,只得同意。

事后,蔺仁基感慨:“狄公之贤,北斗以南,一人而已!”

公元675年,狄仁杰升任大理寺丞。

大理寺,相当于大法庭。狄仁杰入职大理寺不久后,就创造了断案的吉尼斯纪录,史载“周岁断滞狱一万八千人”。

啥叫“滞狱”呢?唐代司法机关效率低,很多犯人因为案件得不到及时审理,而终日挤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。案件越积越多,就叫“滞狱”。

狄仁杰入职大理寺不久后,积案一扫而空。一年下来断的案子,竟涉及18000人,且无人喊冤。按照每起涉案人数3人来计算,平均下来,狄仁杰每天断案至少16起。

工作强度何其大!

以至于当朝宰相刘仁轨评估政绩时,看到狄仁杰的“中上”(B+)时,起初有些怀疑。毕竟狄仁杰只是个新人,刘仁轨觉得其中有猫腻,随手又打了个“下”(C)。

大理寺卿(大理寺最高长官)张文瓘一看,这怎么行啊!狄仁杰是咱大理寺的模范标兵,给模范标兵评C,好比给其他人的工作热情泼冷水啊!

张文瓘赶紧找到刘仁轨,并把狄仁杰的“神断本领”以及“工作狂精神”告知对方。

刘仁轨听罢,把狄仁杰的成绩改为了“上下”(A-)。

任职大理寺丞期间,狄仁杰还因为秉公执法,差点儿得罪皇帝。

事情是这样,两位将军打猎归途中,想要生火炙肉。恰好看到一片枯树林,两位将军想也没想就砍倒几株。

这一砍,闹出大事了。原来两位将军误入昭陵,而这昭陵是唐太宗的陵墓。

唐高宗得知此事后,勃然大怒:跑到朕的老爸坟头来烧烤,朕能不生气吗?

唐高宗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:你们胆敢砍昭陵的树,朕也要砍了你们的头!

狄仁杰就劝谏唐高宗:“罪不致死,当免官。”

正在气头上的唐高宗不听劝,好在狄仁杰坚持不懈,唐高宗终于动了恻隐之心,免去死罪。

事后,唐高宗感慨:“卿能守法,朕有法官。”

狄仁杰也因为这事儿,晋升为侍御史,负责纠察百官。

在其位,谋其政。狄仁杰当上侍御史以后,开始打老虎、拍苍蝇。

司农卿韦弘机怂恿皇帝大兴土木,从中渔利。弹劾!

左司郎中王本立恃宠而骄,胡作非为。弹劾!

公元680年,唐高宗、武则天要前往并州汾阳宫巡幸一番。

并州都督府上表请求朝廷拨款修建一条专用通道,理由是原来的道路归妒女管辖,妒女不喜穿华丽衣服的人通过。

狄仁杰读到后,差点笑出声来。

他对唐高宗和武则天说:“天子出行,那是受上苍护佑的。风伯雨师为之清道,小小妒女胆敢出来挡道呢?”(天子之行,千乘万骑,风伯清尘,雨师洒道,何妒女之害耶?)

唐高宗和武则天听了后,觉得在理,便下令终止修路工程。

事后,唐高宗对武则天感慨道:“狄仁杰,伟丈夫!”(真大丈夫矣!)

公元690年,武则天称帝。

次年,狄仁杰受命为宰相。

“宰相必起于州部”,此话不假。从30岁左右出道,到62岁当上宰相,狄仁杰奋斗了三十多年,其中大部分时间是在基层工作。

武则天刚当上皇帝那会儿,事必躬亲。居然连太学生请假这种小事,也要亲自发布敕书。

狄仁杰一看,这怎么行啊!武则天是皇帝,又不是班主任,这种小事大可不必亲自过问。

于是,他上书劝谏武则天:“太学生请假这种小事,陛下都要发布敕书。天下那么多事情,陛下能一一发布敕书解决吗?”(若天子为之发敕,则天下之事几敕可尽乎!)

武则天从谏如流,从此,小事都交由相关部门处理,她自己只负责决断大事。

武则天刚坐上龙椅,根基未稳,需要一些特殊手腕来维护皇权。

比如设置“铜匦(guǐ)”,类似举报箱。它有四个口,分别叫“延恩”、“招谏”、“申冤”、“通玄”,告密者把举报信从口中投入。铜匦只有一把钥匙,握在武则天手中。

这个具有科技含量的铜匦,发明者叫鱼保家。

讽刺的是,鱼保家发明的铜匦,却把他送上了死路。

有位叫索元礼的胡人,向铜匦里面投了举报信,举报鱼保家曾经是徐敬业乱军中的武器大师。

鱼保家也确实为叛军发明过刀车和弩车。

起初,鱼保家死不承认,但索元礼整人有一套。

在狱中受尽折磨以后,鱼保家终于认罪伏诛,索元礼也因此升官发财。

索元礼的成功,引来了眼红,比如周兴和来俊臣。

这两位后来都成了臭名昭著的酷吏,其中尤以来俊臣为甚。

来俊臣,成语“请君入瓮”的缔造者。通过这一毒招,坑死了同事周兴。

来俊臣穷尽毕生所学,撰写了酷吏的教科书——《罗织经》,据说周兴读到后,自叹技不如人。

来俊臣的衙门——丽景门推事院,从来都是“竖着进去,横着出来”。

面对这样一位凶残至极的酷吏,即便英明若狄仁杰,也难防暗箭。

狄仁杰等七位良臣,一夕之间,竟全部沦为阶下囚,罪名是谋逆。

当时在朝为官的陈子昂,也就是写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”那位大诗人,冒死进谏,恳请武则天明察此事。

武则天表示我不听,我不听。

对于来俊臣来说,这就够了。

接下来,来俊臣只要动用拿手的酷刑,就能屈打成招,逼迫受害者承认无中生有的罪名。

不过,面对狄仁杰,来俊臣心里也没底。毕竟狄仁杰的英名播九州,来俊臣早有所耳闻。

万万没想到的是,印象里铁骨铮铮的狄仁杰,竟然直接认罪了:“唐朝旧臣,甘从诛戮。反是实。”

狄仁杰是懦夫?非也。留得性命在,不怕没机会翻盘。

来俊臣手下有个叫王德寿的酷吏,见狄仁杰是软柿子,又怂恿他当“污点证人”,逼他诬告另一个大臣。

“按我说的去做,你可以出狱,我可以升官,岂非两全其美?”

悲愤之下,狄仁杰高呼:“皇天后土,使仁杰为此乎!”然后站起来“以首触柱,血流沫面”。

自黑可以,让我黑人,门都没有!

那么,狄仁杰就此放弃了?非也。

之前的认罪,既是为了免受酷刑,也是为了麻痹来俊臣。

所以,狄仁杰竟然能够从酷吏眼皮子底下送出毛衣,而他的儿子拆开衣缝一看,里头果然有封血书。

血书的内容是申冤,这封血书很快被送到武则天那儿。

几经辗转,武则天弄清狄仁杰等人是蒙冤的,便下令免除狄仁杰等7人死罪,全部流放,狄仁杰被贬为彭泽县令。

众所周知,陶渊明曾担任过八十多天的彭泽县令。或许这是武则天故意安排的,对狄仁杰的为人,或多或少也算是种肯定吧。

朝廷没有闲置狄仁杰太久。

公元697年,狄仁杰被召回京,官复宰相。

同一年,来俊臣走上了黄泉路。

老子曰:天欲其亡,必令其狂。

神欲使之灭亡,必先使之疯狂。

来俊臣是被自己作死的。他先是觊觎部落酋长的婢女美色,然后构陷酋长,企图霸占婢女。几个部落酋长联合起来向武则天申冤,甚至以刀划面,表示愤慨。

虽然这些举动很过分,但武则天还能忍耐。

令武则天不能忍的是,来俊臣你可以给别人挖坑,但不可以给我的至亲挖坑。

来俊臣不知道哪根筋搭错,竟然一口气告了皇子李旦、太平公主、武氏诸王,也包括武则天的男宠二张兄弟。

这个“超级被告团”,反过来参来俊臣一本。来俊臣即刻下狱,不久就被处死。

来俊臣之死,意味着酷吏制度的终结。

朝堂上出现了新气象,武则天也终于做到了“亲贤臣,远小人”。最后那些年,武则天对狄仁杰的信任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武则天总是一口一个“狄卿”,一口一个“国老”,凡大小事,都与狄仁杰商量决断。

所有宰相中,唯有狄仁杰可以不用在中书省坐班,唯有狄仁杰在任何场合面圣可免跪。

狄仁杰也没有愧对武则天的这份信任,他兢兢业业,举贤不避亲仇。

当年,契丹猛将李楷固投降,狄仁杰力保李楷固不死。

而狄仁杰此举,无意间为大唐续命了一个半世纪。因为李楷固有个外甥,大大的有名,叫李光弼,是日后与郭子仪合力荡平安史之乱的猛人。

狄仁杰不仅仅给大唐预留了将星,还给大唐培养了张柬之、姚崇、宋璟等一批治世能臣。(仁杰所荐进……皆为中兴名臣)

时人赞曰:“天下桃李,悉在公门矣。”

公元700年的光棍节,狄仁杰仙逝。

武则天大呼:“朝堂空也!”并下令退朝三日,以寄哀思。

三百年后,大文豪范仲淹不远千里来到彭泽县的狄仁杰祠堂前,并心怀崇敬地写下了《唐狄梁公碑》。

范仲淹还写过一篇《严先生祠堂记》,其中有句,用于狄公身上,同样合适:

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,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!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